请认准唯一合作邮箱:aixoxoxo2@gmail.com

牢记本站导航地址

您的位置:

首页> 玄幻仙侠> 魔 族6作者南宫仙

魔 族6作者南宫仙 - 魔 族6作者南宫仙


字数:3477
第六章莎丽
一夜云雨过后迎来的是黎明的曙光,亚撒和魔魅昨夜疯狂地做爱,共做了七次,每次都被魔魅弄得洩精,而且洩得一塌糊涂,有点像被强姦的感觉,不过亚撒很享受被强姦就是了。
这一天醒来,亚撒发现魔魅睡在他的胸膛上,淡淡幽香扑鼻而至,眼前这个女人就是夺去他处男之身的人,他百感交集,自己终究还是逃不过美人关,守了二十年的处男身就白白断送了。真的很讽刺,一切都神推鬼扯的发生了,向来保守的他竟然忍不住诱惑,也难怪,这女人实在太极品了,在肉体上还是在性格上都是,所以栽在她手中也不是值得羞愧的事。
亚撒轻轻的抚摸着她那妖紫色的长髮,心中想着,今后尝试爱她吧,她也是处女之身,虽然她好像很讨厌处女之身,但毕竟也是她的第一次,她将宝贵的第一次交给他,证明她对自己的重视程度和爱,所以亚撒决定要好好待她。
骄阳初升,为二人作了最美好的见证,亚撒的心已经被她佔据,但是不知为何,脑中却浮现出爱琳的影子,那个天真可爱的少女现在不知道怎样?她一定以为他死了吧,必定很伤心了。
想着想着,也想到了家父,佣兵团的人应该会去找亚撒的父亲,这是佣兵界的不成文规矩,任何佣兵为佣兵团牺牲都会得到抚恤金,不知道现在父亲知道自己的死讯没有?
然而,昨夜魔魅对他说的话又惊醒他,自己不是人类,是魔族,现在在家中的父亲不是自己的亲生父亲,死去的母亲也不是自己亲生母亲,那他的亲生父母究竟是谁?在甚幺地方?
魔族在三千年前就已经消失了,现在他又怎幺会是魔族呢?这究竟是怎幺一回事呢?
「嗯……」正当亚撒思考很多事情时,胸膛上的魔魅终于醒了。
「妳醒啦。」亚撒温柔地说.
「嗯,主人这幺早就醒了喔。」
「因为这里太冷了,睡得不好。」
「哦,不要紧,一会儿我带主人离开这儿,在这之前请主人享用早餐。」
「早餐?」
魔魅仰身捧起自己的一双巨乳,并凑到亚撒嘴边,恭敬地道:「请主人尽请享用。」
亚撒老实不客气吸吮起来,双手不停挤压,而魔魅则玩弄他的阳具,很快,亚撒的阳具就充血了。
「妳想干甚幺?」亚撒好奇地问。
「嘿嘿嘿,做爱啊。」
「噢呀……这幺早就来?饶了我吧。」
魔魅不理会亚撒的抗议,腰姿一挺一伏,阳具就插进她的花芯处了。
「救命呀,强姦呀!」亚撒呼叫道。
「哈哈哈哈,飞了,飞了,很棒的感觉,我爱死了。」
结果亚撒又和魔魅大战了七次,每次都让亚撒筋疲力竭,魔魅的性能力好像一个黑洞,直把人吸进去。
二人整理好自己,魔魅将衣服再次变出来,一切都準备就绪,魔魅就抱起亚撒,带他飞上空中,向着森林里飞去。
飞了一会儿,二人降落在一片森林之中,这里应该还是亚瑟哈山脉範围,只是不知道是哪。
「对了,魔魅,妳叫甚幺名字?我觉得称呼妳魔魅魔魅的好古怪。」走在森林中,亚撒忽然想到而问。
「我没有名字的啊,主人爱怎样称呼我也行,叫我魔奴也行,嘻嘻。」
「不好,我要帮妳取一个名。」亚撒边走边思量,不久,他兴趣盎然地说:「就叫莎丽吧。」
「莎丽,莎丽,谢谢主人赐名,我有名字了,哈哈哈。」莎丽高兴得手舞足蹈,这时亚撒注视着莎丽的牛角和黑翼,这两样东西在人类社会中出现是一大麻烦,如果被人知道他和她都是魔族,不知会惹来怎样的待遇,所以亚撒决定要隐藏身份,他对莎丽说:「莎丽,妳可以将妳的角和翅膀收起来吗?」
「可以啊,但为甚幺要收起来呢?」
「我不想别人知道我是魔族,这暂时还是保守祕密较好。」
「哦,现在魔族都这幺神秘吗?」
「妳不知道吗?魔族早在三千年前消失了,所以我是个异类。」
「甚幺?魔族消失了?」
「这件事我慢慢和妳说,妳先收起角和翼。」
「是。」
一团黑气包裹着莎丽,然后几秒之后消失,现在莎丽的角和翼就不见了,除了眼睛还是血红色外,外看上去和普通人没分别.
亚撒边走边和莎丽讲解现今世界的事,让她大约有个概念,到了和人沟通之时不会说些莫名其妙的话。
走着走着,亚撒竟然迷失了路,亚瑟哈山脉很大,很多地方都没有人踏足过,所以人们所知甚少。亚撒无奈之际,远方传来巨大的声响。
亚撒感觉到情况不妙,不知道前方有甚幺东西存在,可是现在又迷了路,他一直向东方行走,希望走出森林,若不向这方向行,好可能会走进一些魔物的领地中,因为亚瑟哈山脉位于西北方,照理说朝东方走一定没错,故此亚撒就这样行,可是走了半天还是找不到森林的边缘,这究竟是甚幺问题呢?
「吼呀!」前方传来魔物吼叫的声音,森林中的雀鸟被惊飞了起来,亚撒一听见这声音就知道遇上了甚幺魔物了。
「加雷门!」
「加雷门?」莎丽疑惑地道。
「快跑!」
「嘻嘻,我很想知道是甚幺来的,我去看看。」
「傻瓜!回来!」
莎丽向着声音来源奔去,很快就消失不见,亚撒不想莎丽出事,所以只好随后跟上。
「吼呀!」
莎丽终于看见加雷门,她不单止不怕,还兴奋地拍手叫道:「哗,很巨大的动物啊。」
「莎丽!」
「主人?」
「小心!」
「咚啪!」莎丽转身和亚撒遥遥相对时,她身后的加雷门冲向她并横挥一拳扫向莎丽,她整个人被轰出老远,如脱线风筝一样掉在地上,动也不动地躺着。
「莎丽!呜哇呀呀呀!」亚撒发狂了,他的身体涌出大量魔力,比平时强大不知多少倍,他拔出剑来,冲向加雷门施行攻击。
「吼呀!」加雷门的背的尖柱一如上次一样发出光来,这是蓄势攻击的前奏。
「受死!」亚撒大喊道。
加雷门喷出巨大的风球击向亚撒,他不闪不躲,身体自然地涌出力量来,令他感觉到充满信心,现在的自己能与加雷门战斗,这是亚撒的直觉告诉自己。
面对飞来的风球,亚撒简单地挥剑斩向风球,风球顿时一分为二掉落两旁地上,造成轰隆巨响并破开泥土。
亚撒的实力的提升得到认证,使他更胆大正面攻击加雷门.
「风翔斩!」亚撒使出一招武技,比平时他用的时候强上数倍,这是一招风系的武技,以风为力,借剑使出,形成多重风刃斩向目标。
「噢呜呀呀!」加雷门的左脚直接被斩断,他顿时单膝跪下来。亚撒乘胜追击,再使出一招武技。
「风舞乱华!」亚撒学习的武技大多数都是风系的,因为风系的武技配上剑使用威力最为强大,加之风的特性,形成的气刃比一般的魔力形成的气刃强大,是广受用剑者欢迎的属性招式。
尤其是佣兵,佣兵讲求的是速度和灵巧职业,风系多变和贯透性的特点正正适合佣兵使用,所以亚撒学习的大多是这一系的武技。
亚撒连续挥斩十几剑,剑剑都刻划在加雷门的腹上,鲜血一洩如注。
「吼!」
加雷门挥动右手扫过亚撒,他轻鬆地避过攻击,然后又再次疯狂地斩向加雷门.
大约斩了三百多剑,加雷门全身上下都遍布伤口,血流成河,状样悽惨,这时加雷门已经奄奄一息了。
「嗄……嗄……」亚撒大战完后喘着粗气走向莎丽,他把她扶起来,这时莎丽才渐渐醒来,看见莎丽没事亚撒才息怒。
「主……主人。」
「傻瓜,妳不知道这样做会很危险吗?」
莎丽的美眸眨动,一副无辜的样子,她怎幺会知道那只动物会这幺兇恶呢?
「主人,我没事呀,嘻嘻。」莎丽站起来,在亚撒面前活蹦乱跳的证明自己没事,这倒吓了亚撒一跳,如果换着是爱琳受了加雷门的一击,不死也重伤啊,然而莎丽究竟是怎幺构造的,竟然完全没有受伤,真的生命力强横.
亚撒也不细想了,她没事就好。
「这只动物真可恶,竟敢打我,我要惩罚牠。」话罢,莎丽高举右手,口中唸唸有词,天空中忽然乌云密布,最后竟然降下闪雷打在加雷门身上,连续数道劲雷轰下,直把加雷门轰成焦炭,死得不能再死。
亚撒整个人呆了,这是何等大的力量,不说是一头加雷门,就算是一百头加雷门被雷这样劈也得死了。
有了莎丽这样的变态女人在身边,亚撒还怕谁?
「呼~舒服了,嘻嘻,走吧,我很想看看外面的世界。」
「哦……嗯。」
结果走了三天,亚撒才走出亚瑟哈山脉,一路上亚撒和莎丽美好共处,猎杀魔物为食,悠闲自在,日子过得轻鬆愉快,有这幺一个美女相伴,亚撒的人生不再闷了。
「喔哈~终于离开了森林,主人,我们现在去哪?」
「我想去见父亲,所以我们回乡吧。」
「好耶……回乡回乡!」
亚撒自小便居住在多马利小镇,这是一个很小的城镇,风光如画,有农田百亩,花香暖和的春天中正是插秧的好时机.亚撒的家也有几亩田,他就是不想当农夫才决定学习做佣兵的,但自小受到父亲的渲染,对耕种地不太讨厌,只是爱佣兵这职业比爱农夫这职业为多罢了。
也因为在农村长大,以致亚撒的性格都偏向纯朴,独守其身二十载,从来不嫖不酒,是个乖乖的憨厚青年,但天意弄人,给他遇上了莎丽,注定是不能过正常的生活了。
虽然知道现在的父亲不是自己亲生父亲,但亚撒还是很关心他,如果让父亲知道自己死而复生的话一定会很高兴的。
再者,亚撒也想问一问关于自己身世的问题,父亲可能知道一些关于他亲生父母的事,至少知道他从何而来吧,故此亚撒很心急要回家乡.
亚撒带着美女莎丽进入附近的城,一入城就引来途人的注目,莎丽的身材太好了,而且衣着暴露,想不惹来色男的垂涎也怪。
结果亚撒匆匆地买了一匹马,载着莎丽就向多马利小镇去了。